全 球 最 大 的 汉 字 信 息 平 台

第二届识字教育国际研讨会会议综述之二

2006年05月20日 来源:中央教科所

  编者按 由于与会者的视角不同,因而对于同一次研讨会的综述也会各有其妙,这里发表的是第二份“综述”。多个视角会为我们提供多种思路、建构多种理念,这样有助于学术的交汇与沟通,这其中并无高下之分。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综述提交到网页上来,为推进识字教育的发展和语文教育的改善同心协力,为让汉语汉字走向世界、为让世界了解汉字文化而奋力争先。

  第二届识字教育国际研讨会于 2006 年 4 月 23 日 —— 25 日在首都师大国际会议交流中心召开,是由中国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主办,中国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协办的一次识字教育的国际学术会议。来自全国各地从事识字教育和语文教育教学研究的专家和学者以及来自法国、新加坡、韩国、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瑞士、埃及等五大洲十二个国家以及来自中国香港地区从事汉字教学的专家和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与会人数之多,参加的国家之多,都创历史新高,体现了面向 21 世纪的汉字教学已经受到了国际国内从事汉字教育者的高度关注。会议高举“科学民主、和谐有容”的精神,来自语言文字学、语文教育学、对外汉语教学、思维科学、脑神经心理学、教育心理学、计算机信息语言等各个学科的与会专家和学者们畅所欲言,就识字教育中各自所关心的问题交流了看法,会议气氛热烈、百家争鸣,体现了学术民主自由的精神。会议结集出版了《识字教育科学化论文集粹》和《识字教育科学化方法集萃》两本文献,第三册《识字教育科学化教学汇粹》即将付梓。这是继首届识字教学国际研讨会以来汉字教育科学化探索的新的总结,是汉语汉字教育教学研究的里程碑。会议就汉字特点与识字教育的关系,识字教育与信息技术脑科学结合,幼儿识字教育与儿童小学识字教育的关系,汉字教学用字问题和教材问题,对外汉字教学中的诸多问题进行了讨论,搭建了“国内外、跨学科、多层面、多学派”交流的平台,许多教学理念和方法打破了“陈腐观念的坚冰”、冲破了“权威思想的樊篱”,是一次汉字教育在新的形势下的新的探索。其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 对几种传统的教学理念和方法的反思 。

  就识字教学与汉语拼音方案的学习问题,与会专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传统的识字教学中,在儿童进行识字教学之前首先要进行汉语拼音的学习,原浙江省教育厅厅长邵宗杰在《语文教学的起点在哪里?》中提出“目前的中小学语文教学,不再教儿童识汉字为起点,而是以教儿童学汉语拼音方案,学拉丁字母为起点了。教学中忽视民族传统的教学经验的继承,以及受汉字难学,走拉丁化道路等主张的干扰和影响,严重影响着教学效率和教学质量的问题。”并指出“字,单音节的、拼形的、表意的方块文字,是汉语文的“细胞”和“基石”。研究、了解汉语文的特点和规律,应从研究、了解汉字入手,学习和掌握汉语文首先应认识、掌握汉字;教语文的,应从教人认识这单音节的、拼形的、表意的方块汉字开始。

  就语言和文字的关系问题,北京语言大学 张朋朋 教授在《应该从根本上转变 中文教学的理念》中指出:要区分“语言”和“文字”,对传统的“文字是语言的书写符号系统”提出了质疑,中文和汉语是相对独立的,中文不是汉语,而是汉字,是书面交际,是汉字读写能力。语言和文字教学是教语言听说能力和文字读写能力,因此,我们必须区分“语言”和“文字”,必须区分“语言能力”和“文字能力”。如果不区分的话,就不清楚我们“教什么”和“怎么教”,是教“语言能力”还是教“文字能力”?并指出中文不是“词本位”,而是“字本位”。

  潘德孚的《语言学中基本常识性错误二则》中指出要区分“信号”和“符号”,语言不是符号,而是信号,文字是符号。索绪尔说“语言和文字是两种不同的符号”。显然,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北京语言大学 李润新 教授《走汉语教学的自主创新之路》指出:“长期以来,我们在对外汉语教学所采用的教学路子,基本上是印欧系语言教学的路子,现在仍然占主流地位的对外汉语教学的路子的特点是:不严格区分口语体语言和书面体育言;按照语文一体,语文同步的模式组织教学内容和进行技能训练;把汉字排除在语言要素之外,使其成为词汇的附属品,这样的教学路子是否反映了汉字和汉语的特点值得反思。

  学前幼儿识字教学的可行性方面。

  传统的观念认为,学前识字教育是不可取的,有损儿童的身心健康。本次与会的许多学者则认为学前识字教育是科学的和有效的。香港大学教育学院 李辉 博士的《一国两制下的北京和香港早期识字教育及其成效的追踪研究》,研究对 88 名来自北京和香港的 5 岁的儿童进行了为期 3 年的追踪研究,以探讨幼儿早期识字教育与小学识字能力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发现,香港儿童在 5 岁及 8 岁时中文识字能力显著超越北京受试。在控制了年龄、地点、家长教育背景及教师的素质之后,幼儿早期汉字教学能够显著预测小学三年级的识字能力。研究结果显示,前阅读或读写萌发式教育虽属必需,但并不能有效提升儿童的识字能力。中文正字法的复杂本质会令早期的识字教学不但必须,而且有效。莫雷、李慧建、李利的《婴幼儿书面语言机能发展研究》中认为“婴幼儿阶段是书面语言学习的关键期”,其研究结果表明,识字的敏感期大约发生 4.5- —— 5 岁,而阅读的敏感期大约发生在 4 —— 4.5 岁,阅读敏感期先于识字敏感期。周德藩在《科学认读——让 8 岁孩子形成自主阅读能力的教育常识》提出识字教育应该提前,要抓住孩子语言发展的每个临界点,充分利用汉语汉字特点对汉字进行随风潜入夜式的渗透和熏陶,让孩子在自由的身心的状态下进行文字的辨识和句式的认读,从而尽快让大多数孩子在 8 岁左右就能够掌握 2500 个以上的汉字,并提出识字教学日常生活化、趣味化和游戏化。”此外,冯德全的《论视觉语言和听觉语言同步相似发展》、何正波的《幼儿识字“四元说”理论》等都对幼儿识字教学的可行性方面进行了大胆的可贵的探索。

总的说来,这些新教学理念强调重视汉字本身的特点,重视民族的传统经验,对采用西方语言学教学的理念和方法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这些反思无疑是可贵的和大胆的,体现了学者们的探索精神,其是否符合目前的识字教学尚需进一步的研究和试验。

二、 识字教学和汉字特点、儿童认知心理及信息技术的应用相结合,成了与会专家的共识。

  基于汉字字本位的特点进行识字教学方面:原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吕必松在《谈谈基于“字本位”的组合生成教学法》中指出:“汉语是以字(口头汉语的音节和书面汉语的汉字)为基本单位的语言。基于汉字字本位的特点提出了“组合生成”和“组合生成教学法”,“字”为本,“合”为用,这是汉语最大的特点,也是汉语教学必须遵循的原则。北京大学 徐通锵 教授就汉字“字本位”的特点与识字教学的关系也作了深刻地论述。烟台师范学院 吕永进 教授的《成人汉字应用偏误类型对儿童识字教学的信息反馈》提出了通过考察成人汉字应用偏误类型的总结分析入手,初步探讨它们对汉字特点的信息反馈。根据对成人汉字形体、笔顺书写、识记偏误的分析,提出了它对儿童识字教学反馈信息。提出要加强笔顺教学,教材中汉字字形的清晰度和排歧度,提高中小学教师汉字学修养,形近字和形近部件的研究等许多重要的问题,烟台师范学院研究生宋华的《中小学生汉字应用偏误及对策研究》试图通过对中小学生汉字应用偏误的分析来发现其在汉字认知及应用等方面的困难所在,以及这些偏误与识字教学的方法和教材等多个方面的关系,发现识字教学的重点和难点所在,从而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寻求解决的对策。我国著名的相似论思维专家张光鉴的《用脑科学的新成果看汉字的科学性并探讨教和学的改进》,对儿童的大脑机制与汉字特点的关系方面也做了深入的论述。其论述分为三个部分:一、用脑科学的新成果看汉字的科学性;二、根据脑科学与神经语言心理学研究成果,改进当前汉字、汉语阅读教法方面的探讨;三、根据脑科学神经语言的新成果对改进汉字、汉语阅读、理解、写作学习方法的探讨。

  在借助信息技术辅助识字教学方面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中科院软件所首席研究员戴国忠、王丹力的《计算机辅助的儿童识字系统》开发了一套笔式交互技术。由于中国文字的特殊性,决定了使用键盘输入汉字给我国用户带来较大的认知负荷和操作负担。鉴于此,笔式用户界面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有效途径。黄震遐针对汉字是拼形文字的特点,提出了中文字母的概念,认为中文基本上是 21 种基本笔画形状所构建成。姚鸿宾的《电脑时代提笔忘字谁之过?》开发了具有教学功能的汉字输入法。此外,张景水的《全息汉字认知软件》,刘庆俄,贺聿江《多媒体教学软件的设计与制作》等都结合信息技术进行识字教学。

三、 作为第二语言的识字教育研究成果颇丰 。

  法国的 安雄 博士的《法国汉字教学与汉字教学研究概况》全面介绍了汉字教学在法国的概况,提出了识字能力的八要素: 1 、字形的分析。 2 、熟悉字的原形。 3 、字的书写。 4 、念字的能力。 5 、掌握汉字含有的义类。 6 、掌握一个字组成的最常用的组合词。 7 、主动记忆字形的能力。新加坡卓锦凤在其《新加坡蔡厝港小学华文识字教育新探》中介绍了新加坡识字教学的成功经验:一、认读领先,有效识字;二、听说开路,阅读跟上;三、开发丰富的识字活动,学生快乐识字;四、采用多种角度评估学生的识字能力。韩国陈泰夏《形声字学习研究》中提出加强对形声字字理的分析有助于识字教学的进行,分析形声字的表意和标音部件有助于识字教学。另外,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多名专家就汉字教学在各自国家的经验作了介绍。

四、 问题和思考。

  与会专家们对识字教学进行了多角度的探讨,在汉字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探索,是识字教育在新的形势下的新总结,标志着识字教学的认识确实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但是仍有不少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如对汉字的性质、特点等基础性问题等事关汉字教学的宏观性问题还值得进一步探讨,汉字认知与汉字本体、儿童的认知心理、信息技术的运用以及教育学、心理学等多学科的结合还不够好,此外有些问题的争论还存在形而上的层面上,离识字教育的真正实践和运用还有较远的距离。尽管如此,随着第二届识字教育国际研讨会的胜利闭幕,我们有理由相信识字教育将会在新的形势下出现新的突破。

(执笔:宋华 烟台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院)

 

 
汉字网 版权所有 2004-2007 陕ICP备 050056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