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球 最 大 的 汉 字 信 息 平 台

我的两点希望

2006年05月17日 来源:中央教科所

  我在半个多世纪的从教和研究中,深深体悟到:教育的基础是小学教育,小学教育的基础是小学语文教育 , 小学语文教育的基础是汉字教育。凡是读过书的人,谁不是从认识汉字开始的,一代代人通过识字读书学习文化,规范道德,中华民族的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当今,要发扬民族文化,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养,首先要靠基础教育,而小学语文学科又是基础教育的基础,而要提高小学语文教育的质量,首先要从汉字教育抓起。所以我认为今天开这样一次大会非常必要。我仅讲两点希望。

  一 希望不要丢掉了自己的“孩子”


  这里提的“孩子”即指“汉字教学改革实验的各个流派”。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先让我们回忆一下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的情况。
  回忆上世纪 80 年代,在汉字教学改革与研究上确实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光明灿烂的时期。党的三中全会召开以后,全国人民意气风发,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想把十年“文革”丢失的时间找回来,教育领域更不例外。在基础教育方面,从学科教学改革来看,语文教学改革被放在一个重要地位,尤其重视小学语文教学的改革。因为“十年动乱”孩子们失去了学习母语的大好时机,因此,要提高基础教育中学科教育质量,首先要从母语教学改革抓起,而汉语教学的改革,必须从识字教学改革突破。当时,纷纷出现了汉字教学改革实验研究百花齐放的大好形势。如集中识字、分散识字、注音识字 · 提前读写、字族文识字、部件识字、韵语识字、听读识字、字理识字、分类识字、循环识字等,都先后开始了实验研究。有人说,改革开放以后,在语文教学改革上“低段识字教改,流派纷呈,在识字量上‘你争我夺'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你识 800 ,我识 1000 ,你识 1200 ,我识 1500 ,恨不得在一年级就完成小学阶段 3000 字的识字任务”。这种说法对了一半,当时,识字教学改革,确实是“流派纷呈”,但是据我了解,各识字教学流派的实验在确定识字量上,有的开始是大了一些,但是后来大都是依据汉字特点和儿童的接受能力做了适当的调整,大都掌握在 2000 字左右,并没有出现你争我夺的局面。他们的实验是新的、前沿的。其中发展最快的是集中识字教学实验研究和“注音识字 · 提前读写”教学实验研究。因为我对“注音识字”缺乏研究,今仅就集中识字谈些情况。
  汉字教学的改革,最早出现的是集中识字教改实验。在 1958 年辽宁的黑山实验学校就开始了集中识字教学改革的实验。他们采用了“利用汉字规律:由同音字归类——形声字归类——基本字带字方法识字,认识几组汉字,阅读数篇文章。二年内认识 2500 个常用字”。 1960 年北京景山学校也开始进行集中识字教学改革实验,采用形声字归类方法识字,也取得同样的教学效果。 1960 年中央教科所总结了经验,并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集中识字的小学语文教科书。虽然在“文革”中这两所学校的集中识字教改实验都受到严重的破坏,但是两校的教师们仍然不怕遭受批判,在课内外坚持给学生们用集中识字方法教学生识字。所以当改革开放后,两校的老师们积极投入到语文教学改革之中。
  新时期后,黑山学校恢复了集中识字教改实验,识字方法以基本字带字为主。于 1980 年出版了一套以集中识字为基础的《黑山集中识字课本》。 1980 年后,中央教科所又深入黑山学校,与黑山学校的老师们合作。于 1984 年出版了由中央教科所的张田若同志主编与黑山北关学校的老师们合编了“集中识字 · 大量阅读 · 分步习作”体系的《小学实验课本。语文》。这套教材在 1983 —— 19 84 年发行到全国 25 省市自治区,实验校达 300 余所 , 学生达 30 万。此时,以“集中识字 ? 大量阅读 ? 分步习作”为代表的教改实验达到高峰时期。
  1960 年,北京景山学校学习了黑山学校的集中识字教学的经验,采用了以“形声字归类方法”为主,从 1960 年开始至今已走过 45 年的道路。从 1962 年出版第一套语文教材开始,辗转 40 多年,将一套小学语文教科书共修改了五次。第五版不论在识字教学、阅读教学,还是作文教学上,既坚持我国语文教学的优良传统,又不断地创新和发展,形成这套教材独具的体系和风格。该套教材已于 2005 年 11 月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通过。
  其他各流派也都发展起来。这些识字教学的改革实验与研究,不但实验学校不断扩大,而重要的是编出成套的实验教材及辅助材料,写出了大量的研究论文和专著。可以说,上世纪 80 年代是识字教学改革与实验的黄金时期,各种识字方法百花齐放,争相斗艳,创新成绩最大,意义深远。这些识字方法所以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主要是遵循了汉字的构字规律,体现了语言规律,并符合儿童学习汉字、汉语的认知规律,因此,使我国的汉字教学逐步出现了良性发展局面,走向了科学化的道路。
  可是,好景不长,盛况难再。现状如森林弃毁,山体滑坡,令人堪忧。以“集中识字 · 大量阅读 · 分步习作”为代表的集中识字,由原来上世纪 80 年代,实验面达到全国 25 个省、市、自治区,实验校达 300 余所,学生达 30 万的高峰时期,降到目前的实验校 40 所 ,学生总数约 9000 人。
  以北京的景山学校来说,上世纪 80 年代发展高峰期,有 24 个省、市、自治区, 600 多所学校使用他们的教材, 2000 年后,由于教育部有红头文件规定,凡是没有经过立项的教材不能使用。于是实验学校一下子降下来了, 2000 年降到 64 所学校, 2002 年降到 45 所学校。
出现这种局面原因很复杂,它牵扯到各个层面的问题,有行政部门的指导思想问题,有教材出版商的干预问题,有学校和教师的问题,也有实验本身存在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解决起来是很不容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得到解决。为什么? 我认为各种流派的识字教学改革实验者们,他们进行实验的初衷大都是为了提高汉字教育的质量,提高母语教育的质量,提高我们基础教育的质量。为提高我们的民族文化贡献力量。他们夜以继日,苦心钻研汉字的渊源与发展,进行汉字的选择与分类,调查儿童口语发展和书面语发展的关系,研究汉字与汉语的关系,探索儿童学习汉字、汉语的认知规律。他们不但对教材精益求精,不断改进教学,而且积累了大量的研究论文,他们对于汉字、汉语教育确实做出了可贵的贡献。那些实验者们确实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惜自己的实验和研究成果。这些流派的创始者们年事已高,大都退居下来,我希望后继者们,要珍惜开创者们所花费的心血,千万不要把自己用心血哺育的“孩子”丢掉,还要继续发扬刻苦探索的精神,壮大实验,取得更加科学的研究成果。

  二 希望不要淡化自己的母语教育

  2005 年 9 月,在北京召开了世界汉语大会,有 66 个国家和地区参加。大会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介绍了在中学、大学里开设了汉语课,如在美国有 3000 多所大学,开汉语课程的就有 800 余所;在法国开设中文课程的大学有 100 多所,中学有 150 多所,有的大学还设有汉语专业、硕士点、博士点;在德国将汉语纳入许多州的中学会考科目;在亚洲的国家学汉语的人就更多了。最近,我又看到一个消息:由中国政府主导实施,以教授汉语为主要内容的“孔子学院”建设项目,正纷纷在世界各大洲落地生根。要在五年内建设百所“孔子学院”。( 2006 年 2 月 18 日 《文汇报》)这些都说明“汉语热”在全球逐渐升温。是一件大好事。当然,这和我们国家的和平崛起是分不开的。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外国人都那么热衷于学习汉语,而我们自己对母语的学习热情如何?很值得我们深思。
目前,在国内正和国外形成反差,“外语热”,“母语冷”。在我们的教育中出现了学习母语的失落态势?主要表现在:
  第一 , 城市小学过早地普遍开外语课,所用的时间,外语多于母语。有的城市纷纷成立“双语学校”,甚至有的幼儿园也开外语课。更有甚者,小学原定从三年级开外语课,可是有的城市从一年级就开了外语课,一二年级要求学口语,可是有的自行加码,要求背单词,这样一来,学生的负担加重,畸重必畸轻,只能牺牲母语课,其结果是学生的汉语水平下降。小学生的母语没有打好基础,必然影响中学和大学生的母语水平。
  第二 , 大学生、研究生的母语水平下降。最近,有的大学研究生复试增加了“考试

  中文表达”,为什么?因“近年来,一些研究生较差的中文表达能力已经在科研中暴露无遗,‘的'、‘地'、‘得'不分,标点符号乱用,前言不搭后语……”;有的导师抱怨“研究生论文中的文字错误百出,光改论文中的错别字就占去了大量时间”。任何研究结果都应该以流畅准确的文字形式表达。如果语焉不详,就不能正确阐述研究成果,这必将影响论文的价值。
第三 , 汉语翻译水平下降。我看到一项报道:在上海举行的一项翻译大赛中,由于

  难于找到最佳译文,该项赛事不仅一等奖空缺,而且唯一的二等奖竟然由一位新加坡土生土长的华人获得。语言学界的专家们忧心忡忡地发问:身为中国人,不能熟练地使用母语进行思想、文化和生活上的交流,不懂得珍惜母语蕴涵的丰富的文化和历史价值难道不很悲哀吗?
  现在从学校到家长对学生学习外语的积极性远远超过母语的学习。我们可以做一对比,世界上有哪些国家在小学就开外语课?我还没有发现,国外大都是在高中开外语课。在中学开外语课,开中文的只是少数,例如美国的高中大约有 24000 人学习中文,但学习法语的高中学生是 100 多万。在大学开外语课也并不普遍,如美国 3000 多所大学,只有近 800 所大学开了汉语课,而我们呢?大、中、小学都普遍地开了外语课(小学仅限于城市学校)。再有,近几年来,社会上大力推广外国的儿童读物。使得一些孩子心目中只有外国的东西都是好的。过去是“学了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如今是“学了外国话,走遍世界都不怕”。有人说,现在的孩子是吃着“洋奶”长大,将会失去民族文化的滋养。我感到这是很危险的。
为什么从上到下都那么热中于学习外语呢?当然,这和我们改革开放的国度是分不开的。过去我国封闭几十年,改革开放学习外国的建设经验也是必须的。但是随着国外资本的输入,同时也会带进西方文化的糟粕。有的人“一切向外”,尤其是向美国看,美国的一切都是好的,在教育上也搬进了大量的“美国货”。甚至靠拾西人的牙慧,向西方讨文化饭、教育饭。有人是否想过,当西方的资本和文化在我国大量发展的时候,古老的语言是否会削弱以致走向消亡?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古老种族的语言的死亡,还不是由于外族文化的入侵吗!如果外国的语言占了上风,西方的文化风靡全国,我们如果没有反抗的力量,汉语的存亡可就变成一个未知数了。中华民族如果没有自己的汉语言,我们的民族存亡也就到了临界点。最近,赵启正同志讲了一段话:“一种语言形成霸语权后,就意味着以这种语言为母语的国家和民族将很容易拥有信息霸权和文化霸权,并会影响政治话语权。”(赵启正:《民族的振兴需要文化的振兴》 2006 年 3 月 14 日 《文汇报》)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目前是存在险境的。有人说,“汉语是我们的文化身份”,如果我们的文化身份丧失了,自然会影响我们的国民身份。为什么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等国家,都加强了汉语教育?很明显的道理,要保存中华民族就必须宏扬汉语教育。
  我并不是反对学习外语。现在我国的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时期,我们需要大量的外语人才,学生能掌握一两门外国语也是很必要的,但是有个摆位问题,基础教育,第一,要学好母语;第二,再学好外语。因为母语缺失,外语也学不好。
  从研究外语教学的角度来看,学生到底从哪个学龄段学习外语更好?我认为小学阶段有几所学校实验双语教学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小学阶段普遍开外语课是需要研究的。因为小学是学习母语的最佳时期,必须集中精力将母语学好。因为学习母语和学习外语不同,学习母语的书面语是具有口语基础的。因为学习母语的口语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家庭;不是在学龄时期而在婴幼儿时期,在他呀呀学语时期开始。儿童语言的发展完全出于需要,婴幼儿学说话,是因为要表达出心意,随时随地学习,三四岁时,便能说出生活中常见的器物名称,能说简单的表情达意话。正如 鲁迅 先生所讲:“孩子们常给我好教训,其一是说话。他们学话的时候,没有教师,没有语法教科书,没有字典,只是不断听取、记住、分析、比较,终于懂得每个词的意义,到得两三岁,普遍的简单的话就大概能够懂,而且能够说了,也不大有错误。” 这段话说明,婴幼儿时口语已基本发展起来了。学童入学以后,已具有口语发展的基础,开始学习书面语言,只要认识了汉字,就会比较容易地读书、写话;而且学习汉字开始,一些生活常用的汉字,其字音、字义是熟悉的,只有字形是生疏的,而字形又是有规律可循的。所以开始学习书面语言,只要方法得当,比学外语要容易得多。
  学习外语必然会分散学生学习母语的精力。因为学习外语没有口语基础,学生要用大量时间学习发音、记忆单词,比学母语要用加倍的时间,必然会减少学习母语的时间。更因为时间是常数,把时间用在学外语上,必然会减少学习母语的时间。上世纪 80 年代时,语文学习时数占总学时的 40% ,而现在呢?连 30% 都不到。课时减少,又要增加阅读量,再加之应付考试,学生语文学习的负担能不加重吗?因此,母语、外语都学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集中精力先把母语学好呢!
  如果在学龄时期积累丰富的语言,学会自学,不但到中学时期学习不感困难,再学外语,也有了一定的母语基础。各种语言之间是有共同性的,如果母语学不好,阅读汉语能力差,理解、感悟能力低下,读外语的能力也不会高;汉语的写作能力低,写的文章思路不清、词句不通,在外语表达上也不会清晰的。反之,若汉语的读写能力较强,在理解外文词句上,就会容易得多;在表达上也会思路清晰,语言流畅的。所以要好好利用这一黄金时期学好母语。
  再者,小学开外语课是否具备条件?不要说农村小学不具备开外语课的条件,就是城市小学大部分学校也不具备开外语课的条件。首先是师资问题,儿童学外语,主要是学习口语,如果教师的水平不高,尤其是发音不够正确,孩子们跟着学习,学到一口不正确的外语,再纠正那是很难的。其次,儿童语言的发展不能只靠学校,在家庭中和父母语言的交往,父母引发的情思会创造很多的语言机会。而学习外语也要具有语言环境,目前有多少父母可以用外语和孩子交流呀。所以现在学生学习的外语大都是哑巴外语,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仍然是不能用口语交流。当然,这里有教法问题,而更多的是教师的口语不过关。还因为学习外语必然会分散学生学习母语的精力,因此,母语、外语都学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集中精力先把母语学好呢!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教师既不掌握物质力量,也不具备任何政治权利,他唯一所有的,就是他作为人的人格力量。今天在这个讲台上我发出的两点希望,就是我以教师的人格,表达我对于汉字、汉语教育,我们的母语教育的一点希望,也是我乘机大声疾呼一番,也是我对于母语教育的一点情感表达。

 

 
汉字网 版权所有 2004-2007 陕ICP备 050056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