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球 最 大 的 汉 字 信 息 平 台

汉字的数字化创新

2006年05月21日 来源:国家语言文字应用“十五”科研项目:小学识字教学流派研究负责人 黎传绪

  小学识字教学是小学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也是小学语文教学的主要难点。由于汉字是依据点、横、竖、撇、捺等数十种笔画,按照千变万化的方式组合而成,不像拼音文字由字母组成、以字形表示读音,所以,人们识字非常困难。这个难题困扰了中国人数千年,严重影响了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以江苏版小学语文课本为例,一、二年级共学生字1506个。这种识字效率极大地阻碍了小学生广泛阅读、探究学习、早期智力开发。2001年,教育部制定并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对小学阶段的课外阅读量作出了不少于150万字的明确规定。《语文课程标准》对小学语文的识字教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

  世纪之交,任重而道远。放眼世界: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知识经济飞速来临、国际竞争日趋激烈。我们要自立于世界之林。我国现代化建设面临更为伟大、更为艰巨的任务,迫切要求革新识字教学,努力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德智体美等全面发展的一代新人。数十年来,广大教育工作者都在不断地探索和实践,争取缩短识字课程、提高识字效率,创造出集中、快速、有效的识字教学法。

  目前在社会上流行的识字教学法,综合起来大致有:部件识字、注音识字、字根识字、联想识字、韵语识字、趣味识字、口诀识字、字谜识字、字理识字等识字教学法。简而言之,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从“字形”入手,第二类从“字义”入手,第三类从“韵文”入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有所长,各有利弊。各种识字法都在接受社会实践的检验和选择。

   徐文耀先生认为目前各类识字法普遍存在“逐个识字效率低、无章可循周期长、回忆再现难度大、易于混淆错别多”的缺陷,特别是各类识字法都不能解决汉字输入问题。因此,苦心钻研、努力实践,“汉字桥”数码识字法终于脱颖而出。徐文耀先生创立的“汉字桥”数码识字法在全国所有的识字教学法中独树一帜。其最主要的特色在于将汉字转化位数码、将识字与汉字输入并为一步。

  《汉字桥》首先依靠 “三序三阶一格式”规律编成“数字库”,再依赖媒介口诀反馈和还原的作用而产生“数码识字法”,最后利用编码和十进制和二进制相互转换的关系产生“数码输入法”。
“汉字桥”数码识字法借鉴了火车车厢对号入座的简单原理,将 “数字库”按“三序三阶一格式”的方案编排,确定一字一码的对应关系;又借鉴药剂师抓取中药的口诀,将“数字库”中高度浓缩的信息,以歌谣的形式编排成“媒介口诀”,再利用信息的反馈与还原作用,使小学生通过二百课时的学习而成为“活字典”,并同步将所掌握地五千汉字同码输入电脑。

  “汉字桥”识字输入实验教材 ,依据国家汉字频度表中的排序、从《新华字典》和电脑字库中筛选确定5000个汉字,按“三序三阶一格式”的规律依次编排成《汉字桥“数字库”。其覆盖面已远远高于常用字和次常用字的范围。对于一般人来说,认识和掌握了这些汉字,一辈子也就解决了阅读和使用的问题。

  “汉字桥”数码识字法将汉字转化为数码的关键在于“三序三阶一格式”的编排方案。据徐文耀先生说,这套编排方案是九年来对《汉字桥》三十三套编排方案修改的结晶。经四校实验六省试范点教学印证,符合人们认知事物的规律,实现了触类旁通、一通百通、易教、易学、易于掌握的目的。

  “三序”就是“音序”、“字序”、“数序”。音序包括:声母排列顺序(按各声(字)母区收录的字数先少后多为序;字数相同时,再以“类首字”前少后多排列)、韵母排列顺序(按“汉语拼音方案”中韵母排列的次序)、音节排列顺序(按声母排列次序和韵母排列次序组合成拼音的次序排列)。字序包括:横向次序(将“同族字”按先多后少的次序排列,依次再将“类首字”、“族首字”安置在本音节内各页的0或5位上)、纵向次序 (将“类首字”、“族首字”携带的“同族字”按形旁笔划数先少后多的次序排列)。数序规定:“页码”按原始数(0~9)递进循环组成的次序排列;“位码”按原始数(0~4)、(5~9)纵分两列的次序排列;“数码”是“位码”跟“页码”组合形成“一字一码”的次序排列。

  “三阶”就是:将汉字按同声母划为一区;将汉字按同音节归为一类;将汉字按编排规定各座一位。

  “格式”就是:《汉字桥》“字库”按“页布十字、纵分两列、五五对称、字码对应”的统一格式。

  徐文耀先生认为:《汉字桥》是“数码识字法”和“数码输入法”的总称;

  《汉字桥》“字库”是将汉字按“三序三阶一格式”规律编排而成的产物;“数字库”是《汉字桥》的基础、又是“数码识字法”和“数码输入法”的根基、也是“口诀”的根源;“数码”是“位码”跟“页码”组合成汉字的“替身”、又是“数字库”、“口诀”、“数码识字法”和“数码输入法”共同“纽带”。“口诀”是《汉字桥》“数字库”反馈还原信息的焦点。又是开启“数字库”的钥匙。还是“数码识字法”和“数码输入法”公用“工具”。徐文耀先生是识字教学改革中最为大胆的一个人,他走的路是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人曾经走过的路,其中艰辛可以想象。他的两句话“科学就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创新就是向旧观念宣战”,应该是他创立《汉字桥》的思想基础。

  识字是阅读和写作的基础,识字要以感知为先导,并有分析、综合以及推理、判断等思维活动的参与,而最主要的过程是记忆。学习汉字,关键在于解决记忆的线索和联想的依据。评价一种识字方法的优劣,首要的标准是尽量减少死记硬背的内容,提供更多易于联想的线索,更快更牢地识记汉字,快速地有效地掌握字形、字音、字义。据有关报道,《汉字桥》从1997年就开始在一些学校进行教学实验,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得到了教师以及专家的好评,通过了陕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的验收。该所高培权所长说:“实验证明《汉字桥》是少年儿童识记汉字的好方法。它能缩短孩子们识字教学的周期,增加识字量,使孩子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提高识字效率,并能使小学生同步掌握快捷的“数码输入法”。现在看来,《汉字桥》不仅适用于青少年学生,还适用于成年人;不仅适用于中国人,还适用于学习汉语的外国人。文耀同志的研究成果的确有开创性、领先性。”

  由此看来,《汉字桥》在争取缩短识字课程、提高识字效率方面,已经初见成效。

  小学生认识汉字的潜能是巨大的,但是要充分的发挥他们的潜能,其关键是优秀的教师和有效的教学法。识字教学的探索和改革已经持续了几十年,现在正继续深入发展。不少识字教学流派已经从自我封闭的状态下走向开放,在向别人学习的过程中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与局限,取长补短,逐渐成熟完善。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继续探索,探索再探索;只要我们继续实践,实践再实践,更能体现汉字规律和识字教学规律、更快速更有效的识字教学方法一定和涌现出来。我们也相信,《汉字桥》在继续探索和实践中一定会更上一层楼,一定会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一定会为小学识字教学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 者: 黎 传 绪

江西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专家组成员

江西省语言学会副秘书长

 
汉字网 版权所有 2004-2007 陕ICP备 050056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