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崔说事] 汉字还是漢字

日期:2009年07月06日 来源:汉字网 编辑:徐蕴峰 韩美艳

  [小崔说事]汉字还是漢字(2009.07.05) 简介:1956年新中国开始推行汉字简化,50年来汉字简化推广有条不紊。简化字,繁体字相安无事。然而近几年来,汉字的简化却遇到来自民间的质疑。今天的3位嘉宾围绕简体字,繁体字的使用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现场实况


  “汉字”,还是“漢字”

  嘉宾:

  ●王干,文学评论家,《中华文学选刊》主编(曾在网络上发表文章《五十年内废除简化字如何》、《简化字是山寨版汉字》,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并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关注。)

  ●苏培成,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名誉会长(长期致力于简化字的推广。在汉字的繁简之争进入高潮时,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汉字进入了简化字时代》的文章。)

  ●萧启宏,著名汉字文化研究学者(致力于汉字全息高效教学体系的推广与应用,主张孩子们在识字阶段对汉字进行理解记忆。)

  导视:1956年新中国开始推行汉字简化,50年来简化字推广有条不紊,简体字、繁体字相安无事,然而,近几年来,汉字的简化却开始受到来自民间的质疑。

  王干:我觉得这个简化字必须废除,我是简化字的受害者。

  苏培成:汉字简化是有利有弊的,不是只有利没有弊,但是利大于弊。

  萧启宏:我认为所谓的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废立之争)本来是不存在的,汉字就是汉字,是一个整体。

  崔永元:我听出您的观点来,不知道对不对。您的观点就是繁体字、简体字一块儿学。

  萧启宏:对,要一块儿学。

  崔永元:三位嘉宾围绕汉字的繁简之争,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敬请收看《小崔说事》!

  崔永元:你在这种公众场合,就是好多人在现场的时候发过言吗?

  观众: 没有。

  崔永元:第一次是吧,你现在会觉得紧张吗?

  观众: 紧张。

  崔永元:为什么呢?

  观众: 不知道。

  崔永元:啥都没说呢,就紧张,应该问简单的问题,大家就不会紧张,比如说《资本论》第5页说的是什么?

  观众: 不知道。

  崔永元:我都紧张。我们说轻松的问题就不紧张,是吧,你会注意网上的争论吗?有时候火药味儿十足,什么比火药热?没了,到头了,你会注意到网上的争论吗?

  观众: 偶尔会。

  崔永元:现在网上有一个这样的争论,繁体字、简体字之争,一起来看看。

  短片:7月11号,“第五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将在长沙举行,这次论坛将以文化、教育为主题。届时,台湾方面提出的两岸合编“中华大辞典”一事将正式提上议事日程。据了解,这部辞典将会把海峡两岸存在差异的文字、词汇进行陈列比较。事实上,两岸文字最大的差异在于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差别。

  汉字从甲骨文开始算起,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曾经与汉字同时存在的其它古老文字在历史的长河中都已经先后消亡,汉字成为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古至今一直都在使用的文字。

  同时,在汉字的漫长使用过程中,曾不止一次地出现过简化运动。1935年,当时的国民政府就曾经颁布过一批简体字,但由于出现众多反对声音而半路夭折。1956年,新中国颁布的汉字简化方案得以施行,许多繁冗复杂的汉字从此变得清晰明了,简单易学。

  但是,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学的兴盛,一些学者和知名人士从传承中华文化的角度,就简化字的利与弊展开了激烈的学术争论,其中,还有人提出了最终要恢复使用繁体字的主张。

  崔永元:让我们有请两位客人,《中华文学选刊》杂志的主编王干和北京大学的教授苏培成,掌声欢迎他们。请坐。你好苏教授。王干先生是《中华文学选刊》杂志的主编,他在网络上发表了这样两篇文章,你们听听他是支持简体字还是支持繁体字的,文章的题目是这样的:《五十年内废除简化字如何》,第二篇是《简化字是山寨版汉字》。你说他是支持简化字的,还是支持繁体字的?

  观众: 繁体字。

  崔永元:苏培成先生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文章,《汉字进入了简化字时代》,他是支持?

  观众: 简体字。

  崔永元:对,但是我估计可能不是所有的朋友都看过这个文章,所以我们一开场的话,先请他们每个人都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您看应该是谁先说呢?它应该有规矩,女士优先,没有,长者先说。

  苏培成:谢谢。各位朋友好,我觉得新中国我们推行简化汉字是基本成功的,汉字简化是有利有弊的,不是只有利没有弊,但是利大于弊。

  崔永元:非常清楚。

  苏培成:说完了,谢谢。

  崔永元:表述的非常清楚。王干先生也是这样,直截了当地先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待会儿咱们再举例子。

  王干: 很高兴来到《小崔说事》,但我觉得现在小崔,其实你现在应该叫老崔说事了,但是因为小崔是全国人民的小崔,也是永远的小崔。

  崔永元:繁体可以叫我老崔,简体就叫小崔。

  王干: 我觉得简化字我的观点是非常明确,它是什么呢?我觉得它是一个山寨版的汉字,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山寨版的汉字呢?

  崔永元:我能理解成您骂人吗?这个。不是,骂字儿,骂简化字,是吧?

  王干: 这个是个比喻,不是骂人。

  崔永元:比喻。

  王干: 对,因为山寨版汉字它不是贬义词,经济、实用、简陋。

  崔永元:简陋?

  王干: 简陋,对。为什么呢?我们传统的汉字它是有品牌的,它是正牌的汉字。

  崔永元:正牌的,你看用的这些词儿。

  崔永元: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就是我们认为繁体字到了简体字是进步,但是您觉得是倒退?

  王干: 我觉得它是一个损害,它是对我们传统汉字的一个损害,它不是个倒退的问题,它是损害。

  崔永元:您跟苏先生比应该您年轻,你是不是都没用过繁体字?

  王干: 我没用过,我是接受简化字教育的,因为我接受简化字教育以后,所以我从这么多年的经验下来,我觉得这个简化字必须废除,我是简化字的受害者。
   崔永元:咱们就借着这个说下去吧,那您先说说繁体字的好处。

  王干: 繁体字好处,我觉得这个应该从汉字来说,现在我们所谓的繁体或者正体字,它是储藏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基因信息最丰富的载体,它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根,所以从汉字里面很多我们中华民族文化都是从这根上长出来的。

  崔永元:苏先生说说简体字的好处,简化字的好处。

  苏培成:就简化字来说来自民间,老百姓创造,老百姓他干嘛要创造这个,他为了省时间,特别是常用字,写字很费事,他就要用简体字,开始大家不承认,出身低。

  崔永元:也就是说今天我们看的简体字好像很简单,但是那里面有很多人的智慧,几代人的智慧。

  苏培成:我就想说简化字的历史跟我们古老的汉字的历史同样古老,因为我看不是您的博客,有位博客说,说几千年的繁体字跟只有几十年的简化字不能相提并论,这是误解,以为简化字就是咱们四五十年,哪是这回事,什么时候有简化字各位知道吗?殷商时期,有甲骨文有繁体字就有简化字,下边我简单说几句,我也打了几个字,给各位展示一下。因为我在课堂可以板书,我这里怎么办呢?对不对。我们汉字有一个竭泽而渔的渔,就是水旁一个池鱼的鱼。我下边这是个甲骨文,甲骨文的竭泽而渔的渔,各位怎么看呢?这是水,这是水,这是水,这是鱼,四条鱼,这就是甲骨文的一个字。

  崔永元:一个字。

  苏培成:这个写起来,这个渔很像,很好,一看就知道,就明白了,但是很麻烦,对不对,你写这么多。同是甲骨文,还有一个三点水一个鱼,这么写,右边是个水,左边是一个鱼,这两个字是同时的,差别在哪呢?这四条鱼,这个一条鱼,实际这就是类似我们的繁体字、简化字,都是甲骨文里的字,而且在我们现在看到的甲骨片中我跟您说,这个渔,咱们今天的甲骨文有十万片,只见过两次。这个渔见过20多次,为什么?刻甲骨的先生们,他也嫌这个渔太麻烦。

  苏培成:我再举个例,这是涉水的涉,登山涉水,左边一个水,右边一个步,这是一条水,涉水就是迈过这个河去,这是脚,这是足,这是四个足,最少是两个人。还有一个甲骨文的简化字的涉,你看,一条水两个足,同样一个涉,这里没有说这个文化多,这个文化少,这个文化丰富,这个文化简陋,这是正版,这是山寨版,不是吧。都是涉啊。但是为什么。

  崔永元:您考证出来这两个能差多长时间吗?

  苏培成:同时,殷商甲骨文。

  崔永元:一个时代是吧?

  苏培成:一个时代,殷商一共是273年,打盘庚迁殷到商纣王灭国273年,你说这273哪一年,说不清,就这一段。

  王干: 苏老师,我发现你当这么多年老师有一个问题,你把学生的错别字当成正规的教学,很多家长,比如那个字他那个写的错别字,老师要打叉的,那个是规范字,他偷懒,他不肯写。

  苏培成:哪个是错别字?就是这?

  王干: 笔划少的是偷懒,是错别字,你不能把错别字当成正规的简化字。再一个我跟你讲,这个字我再打一个比方,比如苏老师的苏。

  崔永元:苏(蘇)。

  王干: 这个苏(蘇)原来非常好,苏(蘇)州,草字头,下边一个鱼,一个禾,鱼米之乡。

  苏培成:您数过它多少笔吗?您数过吗?

  王干: 先别着急。

  苏培成:20笔。

  王干: 现在这个苏老师,鱼米之乡很好,我是江苏人,现在我们江苏看到这个苏很不愉快,为什么呢?我们在草棚下办公,你看在草棚下面办公,原来那个鱼米之乡的含义全没有了。再比如我再跟大家再讲一讲,国家的国,国家的国里面是一个疆域的域,一个疆域你把它划起来成一个国家,有边界,你看我们边界意识很强,这个是国家的国。

  崔永元:疆域。

  王干: 国家首先要讲疆域,得讲领土完整。那么现在我们这个简化的国是什么意思呢?据说当初是里面一个王,后来好像有人反对,这个国家是一个王,是一个人的,这个属于帝王思想,后来据说加了一个点,点成什么呢?一个保险柜里面放的珠宝,这个国家就成了保险柜了。

  崔永元:要像爱护玉一样爱护国家的荣誉,这个意思是吧。

  王干: 再后来第二批简化字的时候就变成这个模样了,这个模样是什么呢?国中无人,国中无物。

  崔永元:这个后来废除了。

  苏培成:这个废除了,这个也必须废除,而且肯定要废除。

  崔永元:他说这个废除了,这个要废除。

  苏培成:这个压根儿也没有做正式的国,这念wei。

  王干: 苏老师,1978年3月5号的法律,人大法律,这个字是公布的,法律公布的。

  苏培成:1978年什么时候,1978年哪公布过这个,1977年12月20号公布二简方案,您记错了。这不是国字,这念wei,各位去查,回去查字典,念wei。

  王干: 这是国家的国字,国家的家字这样,我写给你看。

  苏培成:这个可能用您的话,那是错别字。

  王干: 这个不是错别字,这是国家法律颁布的,苏老师可能还参加制定的。

  崔永元:其实王干举这个例子举得好,他就是说你简化了以后就容易出现错别字。

  王干: 对呀。

  崔永元:容易让人记不准。

  王干: 简化字我讲,从音、形、意方面,音,刚才我觉得苏老师他有一点低估劳动人民的智商。

  苏培成:这个大了,这个大了,不敢不敢。

  王干: 我举个例,台湾、香港还有澳门。

  苏培成:你这又扯得远了。

  王干: 海外的人都在用繁体字,人家没有嫌烦,人家都把它写出来了,怎么到了我们大陆,我们大陆人民智商不比他们低呀。

  苏培成:他怎么不嫌烦呢,台湾那俩字,你看到台湾有多少人写那俩繁体,都写简体。

  王干: 你这个国家(或地区)正规场合用字他还必须写那个字,这个两码事,简体字我为什么说它山寨版呢?比如我们品牌手机大家可以用,山寨版手机也可以用,但是我们不能把山寨版手机变成一个正规军。我打个比方,比如我讲厨房有时候的时候,坐在厨房里面吃饭很方便,但是我们现在简体字造成什么呢?就住在厨房里面,因为吃饭方便,放着一个正房不住,非要住在偏房里去。

  苏培成:我简单地说,因为很复杂,把时间都占了不合适。我这个繁体字的蘇,您说是个房子什么,不是那个意思,繁体蘇是一种草的名字,所以上边是草头,草部,苏,苏不是房子,跟房子无关。

  王干: 我说现在这个草,现在是草棚下面办公。

  苏培成:这个您就是根据现在的这个想法,其实下边这办不表意,苏字下边这办不表意,这不扯,太远了。

  王干: 我再举一个字,比如这个赵,赵朴初先生是著名的大书法家,比如在推广简化字最激烈的时候,赵先生他给自己写赵的时候,他还是写这个趙,为什么?他说我不能给自己判死刑啊。所以简化字里面大家发现用得最多的笔划是什么?一个是叉,还有一个又,这个很明显,就是它是要想把它符号化,跟日本学的,要把这个汉字变成符号,像假名。

  崔永元:符号化就是越简单越好。

  王干: 越简单越好,当初是什么呢?它是要走拼音化,拼音化确实要不断地符号化,那么我们现在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就是不存在拼音化的问题,我们汉字是全世界唯一使用三千多年还在使用的世界文化遗产。最近我看到韩国前总理,20个总理联名上书给他们总统李明博,要恢复汉字(教育)。在五十年代,日本、韩国、越南他们原来都是使用汉字,但是他们后来也是受西方语言学的影响,西化,拼音化,当然他们要去汉化,不要有中国人的影响,要有自己的文字,慢慢慢慢都把汉字去掉了,但是现在他们发现汉字比那个拼音化文字要有文化,而且这个内容表达方面要丰富得多,而且在韩国现在要把这个汉字申遗。所以将来如果我们这个简化字现在不废除的话,结果是什么呢?将来我们要研究汉字,研究正体字,要到韩国去研究,我们自己使用的是一个山寨版的,正统的汉字在韩国,同志们想想,将来如果我们把这个汉字让给韩国人或者让给日本人,成了历史的罪人了。

  导视:

  崔永元:请台湾来的两位同学,你们先发表一下观点。

  台湾学生:就我的观点来说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会选择学习繁体字。

  观众:那么如果您现在废除了这个简化字,那么我们这一代又成了文盲了。

  崔永元:没事我陪着你。

  是用繁体字还是用简体字,海峡两岸观众各有各的道理。

  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小崔说事》。

  崔永元:我先问问大家,这是一个学术争论,你们听着有意思吗?是不是听不懂都觉得特有意思?我觉得应该从咱们普通老百姓,咱们没有那么高学问,从咱们这个角度有些问题咱也可以请教一下两位专家,比如先问问王干先生,您主张恢复繁体字?

  王干: 我说废除简化字。

  崔永元:那就是恢复繁体字。

  王干: 废除简化字跟恢复繁体字有一点小小的差异。

  崔永元:差不多吧。我的意思是这样,像我辛辛苦苦的学了四十多年,简体字学了不少了,可以写文章了,可以出书了,您会不会一夜之间让我又变成文盲了?

  王干: 我告诉你崔老师,你只要学532个字跟偏旁,所有的繁体字全部都会了。

  崔永元:可是我现在认识3000多个字呢。

  王干: 其实我再讲一个问题,你知道吗。简化字,我讲了,从音方面讲,刚才苏老师讲简化字是学得快,往后面发展慢。繁体字学得慢,但后面学得快。

  苏培成:我没说呀,刚才,我没说吧。

  王干: 简化字。

  崔永元:您肯定是在什么场合说过。

  苏培成:对对对。

  崔永元:话筒。介绍一下你们来自什么地方,他起不来,他抱着笔记本呢。

  观众: 我们来自台湾,我们是北航的学生。

  崔永元:在哪上学?

  观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崔永元:那你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学的就是繁体字?

  观众: 对,我来这里读书两年,然后开始学认识简体字。

  崔永元:现在认得多吗?简体字。

  观众: 还可以,就是由繁入简比较OK一点。

  崔永元:考考你。

  观众: 我紧张。

  崔永元:你说我考你繁体字还是考你简体字?

  观众: 简体字吧。

  崔永元:简体字,太好了,因为我不会写繁体字。

  观众: 这是一千、两千的千,老千的千。这个是干,或者是干,树干的干。

  崔永元:对,你看这个多好,我现在要写了这个繁体字,那个小朋友就不认识,所以我就不写。我想问问你们在台湾学电脑的时候,你们是用什么输入法?

  观众: 一般来说有几种,刚刚王老师有提到说有五笔划,在香港那边他们一般是用笔划输入,我们一般台湾的学生比较简单,我们就类似这个拼音输入,我们有一个名称叫做注音输入法。

  崔永元:注音就相当于拼音是吧?

  观众: 对,那个等于是另外一种符号。

  崔永元:你看现在电脑也在现场,你们能不能给我们演示演示你们的输入方式好吗?

  观众: 没有问题。

  崔永元:比如就输入台湾这两个字,你现在用的是什么方式告诉大家。

  观众: 我们现在用的是注音的方式。

  崔永元:就是拼音的方式,台湾。

  观众: 台湾特有的一个拼音的方式,像第一个就是t,后面就是ai,tai,然后我们会打一个二声台,然后就会出现这个字,然后接下来是w an,湾。

  崔永元:一声,就出来了,这个出来了,台湾,这是台湾这两个繁体字。是不是请台湾来的两位同学,你们先发表一下观点,现在我们争论的到底是恢复繁体字还是使用简体字,说说你的观点。

  观众: 我想说的是繁体字它有它传承中国三千年来文化的历史,所以说在它里面蕴含了很多文化的东西,像我可以举个例子,大家可以看屏幕,像前面三个字,一个是闭,一个是闩,一个是开,它都跟门的动作有关系,但是后来简化之后它的开就只剩下中间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可能就会遗忘它其实是跟门有关的,我们小时候学起来的话我们可能是一起学的,所以我们就可以知道门有关的动作,或者是它的字是怎么写的,就是外面都是门,然后里面改变。

  崔永元:它问题是开不光跟门有关系,开窍,是吧,没有门也得开。

  王干: 这个本质是开门的门,那是引申含义。

  观众: 本义,后来可以看第二个字我们写的是爱,这个就是用心感受得到的爱,但是现在我们就缺一个心了,就只剩受,所以说这个内涵上就有差异。

  崔永元:得用心才行,是吧。

  观众: 对,得用心才行。

  崔永元:这个实际上你学会这个字也教会你怎么谈恋爱了。

  观众: 很重要是吧。

  王干: 这是一个哲学。

  崔永元:你能试着说说简化字的好处吗?

  观众: 简化字也有它的好处,像书写,如果做笔记的话,有时候抄写的话它是的确比较快,但是它当中会少了很多文化的东西。

  崔永元:你能试着下个结论吗?用简化字还是繁体字?

  观众: 下这结论,就我的观点来说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会选择学习繁体字,因为它其实里面蕴含的含义不是像字面上这么简单,它其实还有艺术感,还有一些文化在里面,这样子。

  崔永元:好,谢谢,谢谢。来,哪位朋友。

  观众: 我的观点是,这两种字都可以并用。

  崔永元:您这是没观点。

  观众: 我们常常以我们5000年的文化为骄傲,但是简体字恰恰是损害了它,如果一旦说一直传承下来以后,我们汉字为什么能传5000年呢?就是因为它是表意文字,它每个字通过字形就能够表意,但是简化字不行,我们举个最简单例子,刚才王先生说了个车(車),车原来很明显,繁体字,两个轱辘,中间车厢,一看就能够知道。那么现在我问一下车是什么意思呢?没有任何人能说出什么意思,就是个符号。

  崔永元:现在车也不一样了,现在磁悬浮都没轱辘了。

  观众: 首先我觉得我不大能够接受说废除这个简化字,这个文字你作为人们互相交流、互相传播意思的这么一个工具,也是为了让大家全都去掌握的,我说一个我自己可能玩笑的话,那以前文盲为什么那么多,因为字太难学了,所以大家就全都不去学了。

  王干: 我插你一句。

  观众: 您先让我说完。那么如果您现在废除了这个简化字,那么我们这一代又成了文盲了。

  崔永元:没事儿,我陪着你。

  观众: 你繁体字,你作为中华文字的研究你可以存在,但是你简化字,你作为老百姓日常的学习工具也要存在,你不能再出现一批文盲,这个时代是不可以的。那么如果要是你再说中华民族的这个文化,那咱们还恢复到以前甲骨文得了,这是不可能的。

  崔永元:恢复到甲骨文我同意,因为都不认识了,咱一块儿来。

  观众: 今年的一个大学生就用甲骨文写了一篇文章嘛。

  王干 :这是一个偷换概念,我们说我们坐在高楼大厦要回归自然,回归自然不是大家不穿衣服当山顶洞人,这个概念要搞清楚,回归自然不是当山顶洞人,我们还是要穿衣服,回归自然只不过我们高楼大厦太压抑了,它破坏生态,我们回到乡村去,我们住茅草房,我们是回归自然,不是去当原始人,那个甲骨文人是原始人用的,这个概念给偷换了。

  观众: 中华这个文字沿袭了这么多年,每一次(演变)肯定有它的道理,既然现在这么多人已经用了现在的这个简化字,那么简化字已经普及到这种程度,要是说废除简化字恐怕是不大可能了。

  崔永元:谢谢你。

  观众: 谢谢你。

  崔永元:我觉得咱们一定要声明一下,所谓山寨版汉字,王干先生可能也是开玩笑,打比喻,这是国家法律批准的文字,这跟山寨可毫无关系,是吧。我还有个建议,我觉得是不是让我们现场孩子有个代表,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因为咱们可能认识什么字就认识什么字了,孩子们他们可能会真的实行,能不能有孩子来代表发言一下。这位同学,把话筒传给她。

  观众: 我是一名中学生,我觉得其实我们从小,从幼儿园然后到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在学习简体字,我觉得简体字它是拼音和字形的结合,我觉得学起来比较简单,如果你让我们现在这一代的中学生再去学习繁体字的话,那将是一轮新的改革,你知道我们现在学习了,可以写作文了,可以考中考了,我们可以用简体字,如果你让我们用繁体字写作文,我们哪能两个小时拿下那个卷子来,根本就写不下来,这个笔划这么多。我觉得是这样子的。

  崔永元:王先生的意思也不是从你这改,就是你毕业了再开始改。

  观众: 那我以后长大工作的话那不是更麻烦,越长大这个大脑就越不好用了。然后呢,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个简体字当成一个运用的工具,交流的工具,书写的工具,但是把繁体字当成一种艺术形式,我写书法的时候我用,我做广告的时候我用它有美感,我觉得两者可以并存,而且可以很好地融合和表现。

  崔永元:你知道你的观点有多么了不起吗?因为有一个著名的汉字文化的研究学者,他的观点和你一模一样,他的名字叫萧启宏。掌声欢迎他。你好萧先生,萧先生请坐。

  导视:

  崔永元:我不知道您在下面坐着,着急不着急,急着想介入这场争论?

  萧启宏:谢谢,我听了以后,听到现在觉得心情比较沉重。

  汉字的繁简之争为何让嘉宾心情沉重?

  崔永元:我问一下三位客人,如果我们接着争论的话,您看再有五个小时够吗?这个时间。

  王干:这个繁简之争其实是已经争论一百年了,这一晚上肯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这场没有结果的争论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告一段落?

  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小崔说事》。

  崔永元:我不知道您在下面坐着,着急不着急,急着想介入这场争论?

  萧启宏:谢谢,我听了以后,听到现在觉得心情比较沉重,为什么呢?我觉得这个汉字的繁简,所谓繁简的争论,实际上它是一种表象,这里面应该带出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汉字的性质和汉字的前途与命运的问题,所以我为了,因为大家好看,文字的这种东西有时候不看图像说不清楚,那么我想第一个我讲的就是汉字。

  崔永元:您能不能先说说您的观点,然后咱们再开讲课。

  萧启宏:我的观点是什么呢?我认为所谓的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废立之争)本来是不存在的,汉字就是汉字,是一个整体,这是一个。那么现在出现了。

  崔永元:就是繁体字加简体字统称汉字。

  肖成行:对,统统都是汉字。那么简体字怎样出现的,下面我讲。

  崔永元:您还没说您的观点呢。

  萧启宏:我觉得是什么呢,繁体字是简体字的说明书,如果没有,我们不要了说明书,你现在用的东西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这是一个问题。另外简体字是很方便的,跟中国人的事实婚姻一样,你在用它,是吧,所以这个用了这么多年,你要把它废除,所以没有必要。但是我们作为文化来讲,我要提出来的问题就是说,汉字我们要把它看待是什么呢?我不同意一种看法,就是汉字是简单的工具或者是符号。

  崔永元:我听出您的观点来,不知道对不对。您的观点就是繁体字、简体字一块儿学。

  萧启宏:对,要一块儿学。

  萧启宏:我认为汉字是什么,这里有两个答案,一个答案就是汉字是文化,另外一种答案就是说汉字是符号。大家注意到今年春节期间播了《汉字五千年》那片子,那个上面是讲得很好的,它说解读汉字就是解读中国文化。那么如果我们认为汉字是一种文化的话,我们就要追求对汉字本身文化内容的解读,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根,这是一个观点。如果我们认为汉字仅是一种工具一种符号的话,那么我们就必然想到符号越简单越好,这就两个问题就来了。那么下面我们要说的是文化又是什么呢?第二个问题,文化,作为中国文化来讲,很简单地概括,就是讲道理,汉字就是一种讲道理的文字,这是我们中国人,你要说信神鬼,实际上没有多少人信的,但是中国人有一个格言,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们的讲道理就是从文字开始的。这里我讲几个字吧,大家看一下这个字,因为要是不看事实的话,小崔,是很难讲清楚的。

  崔永元:没错。

  萧启宏:你看这两个字,这个是种子的种,过去他用这个種字,凡是种庄稼的行家里手都知道,种庄稼选种是一定要选最大个儿,饱满的,有重量的,那我们现在写成这个中,这个是对这种优选法,这个智慧的一种遗忘。

  崔永元:原来那个种就是说我们选种子的时候,把稻谷扔到水里,沉下去的就是好的,漂上来的就是不行的,是吧。

  萧启宏:如果你写中这个就会异化。

  崔永元:没有,这个就是说中国的稻谷是最好的,袁隆平嘛。

  萧启宏:还有这个。

  崔永元:是袁隆平的,是吧,对,就是这个意思。

  萧启宏:小崔,简化以后这个重字还在用,不是就不用了。我还是回到话题里面来,就是说我们把汉字是当做老师呢,还是把它当做一个工具,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吧。就刚才我们说这个,是我们自己,我也不同意,像苏老实说不同意个人凭自己的理解,我们应该讲事实,应该讲道理。比如说我们今天。

  崔永元:这样,我问一下三位客人,如果我们接着争论的话,您看再有五个小时够吗?这个时间。

  王干: 这个繁简之争其实是已经争论100年了,这一晚上肯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从上个世纪开始一直到现在有100年的历史了,所以为什么我说不能在这个地方说呢,这个地方是说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这么重大的话题想在这么一个晚上。

  崔永元:不是,我觉得这个地方是用轻松的方式说重大的话题,对吧。你查查《说文解字》里有这段。我觉得咱们先暂时告一段落,因为我知道这个争论三个小时五个小时都完不了。我想有另外一个话题想让三位客人都发表一下言论,现在学术论争,或者说所谓的学术论争非常多,但是其实今天晚上我听到的这场论争特别让我高兴,它真是在学术范围内论争,你到网上看看去,甚至一些学术杂志上看看,说着说着就指桑骂槐,说着说着就人身攻击,大家都不知道学术争论应该是用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方式,所以在节目结束之前我想让三位客人说一下,真正的学术争论应该怎样做,应该守住怎样的底线,应该用什么样理性的方式。王先生先说。

  王干: 刚才崔先生讲的特别好,我博客上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我说要废除简化字,赞成我的基本上都是讲道理的,反对我的基本全是骂娘的,从祖宗八代骂起,我就很奇怪,刚才我问台湾的朋友,他们写了这么多年繁体字给他们生活有什么不便,但是我发现有一个问题,使用简化字以后,我当时博客留言大家看,凡是反对我意见的人全是骂娘,拥护我的人全是讲道理,我就发现这个简体字某种程度上它是个脑残疾,他就造成了我们学术论争上面很多的他不按照学术规则办事,不按照这个牌理出牌,他就骂娘骂到底。

  崔永元:这个我不同意,您肯定说错了,因为我那博客上还有用繁体字骂我的呢。实际上不是繁体字和简体字的问题,我觉得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学术争论。

  崔永元:苏教授您也谈谈您的观点。

  苏培成:我先简单的接着王先生说,4月16号的《南方周末》一版登了三篇反对简化字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上海文化人朱大可,朱大可写的,他也写过博客,他是反对简化字,他里边说,不懂科学的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他指示下如何如何,这是不是骂人呢?这是人身攻击呀,郭沫若有没有科学是你这个事吗?朱大可在文章里说,这个简化字是一石几鸟,其中向斯大林献上拉丁字母的什么礼品。我们汉字简化跟斯大林没什么关系呀。

  王干: 苏先生,据我所知我们汉语拼音的方案,汉字改革的方案最后是要经过苏联专家确认的,咱们不讨论这个事,这个事不讨论。

  苏培成:对不起王先生,山寨版这个话,咱聊天很受启发,不能进入学术领域,一个国务院亲自颁布的,13亿人口使用了52年的,而且影响及到海外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汉字跟我们一样,简体字,你说它是山寨版?这是个人见解了,对不对,但是不能够传播开去。

  崔永元:我想王先生也是开玩笑。您的建议就是少开这样的玩笑。

  苏培成:少开,严肃的问题。

  崔永元:萧先生简单讲两句。

  萧启宏:我声明一点,如果我们现在教育上两种字都并行,让孩子们知道,这就不会造成这个问题。当然我希望这个讨论,我在想,我们要恢复汉字尊严,把汉字作为中华文明的旗帜,我们肯定是应该汲取原来完整的汉字,不应该是取简体字的,这是我的看法。那么这个讨论,学术讨论我觉得是这样,应该讲道理,应该互相尊重,有道理讲事实,这就是互相尊重了,不理解,别人不理解可以慢慢去理解,所以我对苏老师的观点也好,王先生的观点也好,都是本着这个态度,学习,尊重,是吧,讲道理。

  崔永元:我对学术论争的观点,我也想跟大家阐述一下,就是如果要想搞一场学术论争,最好能有一个好的主持人,懂行的主持人,要不然很容易跑题。关于简化还是繁体,这个论争今天开个头,希望将来我们有机会还能讨论,希望大家还能来参与,希望大家还有这么大的热情,希望我们请来的客人还能这么理性,谢谢他们,谢谢大家。

相关资讯:

汉字,该繁还是简?

汉字简化没必要回头

亚洲周刊:汉字从“亚细亚孤儿”成为“全球化宠儿”

亚洲周刊:日本汉字镜子映照两岸繁简之争

我们如何回应马英九“识正书简”的倡议

马英九提议两岸合编中华大辞典 繁简体字词并列

新规范汉字表即将公布 学生最好能识繁写简

知名汉学家称恢复繁体字符合汉字发展规律

中国时报:马英九提汉字“识正书简”小看了大陆

国民党一小步,中国史一大步

推行简体汉字是大势所趋 代表汉字的发展方向

国台办回应马英九汉字“识正书简”:可探讨论证

“识正书简”推动两岸文化融合

赖幸媛:"识正书简"与开放大陆学历认证无关

识繁书简整合“一国两家” 统一前景明朗

马英九提汉字“识繁书简” 盼两岸达成协议

马英九提“识繁书简” 过半台民众称马促统一

简繁共容 识繁用简是汉语文字的发展之道

环球瞭望:简化汉字是大势所趋

“恢复繁体字”激起千层浪 专家:识繁写简是必然

繁体字申遗引发争论 专家提倡“识繁写简”

“识繁书简”意义不止于两岸交流

观沧海:政治化“简繁之异”有害无益

废除简体汉字“化简为繁” 赞同吗?

社科院:汉字规范将进行调整 恢复繁体字不可取

媒体报道:

  中国汉字网、中国文化交流网、中华仓颉文化网、中华国学网、中国科教培训网、中国书法品评网、中国牧青网、中国艺术家联盟网、中华汉字姓名信息研究网、和谐中国网、国际商报社陕西频道、和谐陕西网、汉字宫网、希高教育网、开仁科教网、陕西艺术人才网、鸟迹书网、汉典网、招财童子网、大众中文网、魅力陕北网、吉祥起名网、汉字书同文网、西安明德教育网、利友书画网、西岳清风网、一元一国学网、陕西赢家网、爱和乐网、《称心宝贝》杂志等。

 

【汉字网声明】对于本网转载其他网站的信息,本网对其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保证或承诺;并特别声明,转载其内容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旨在推广中华文化,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汉字网编辑部 版权所有 2004-2009 陕ICP备 07501613号